欢迎光临~官方网站!
语言选择: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主页 > 船浆 >

船浆

恶霸多是自恋狂?

发布时间:2021-09-11 18:11

  

船浆恶霸多是自恋狂?

兰斯·阿姆斯特朗曾经是环法自行车赛的传奇人物。2012年8月23日,美国反兴奋剂机构宣布,他被剥夺7项环法自行车赛冠军,终身禁赛。国际自行车联盟宣布支持这一决定。

为什么我是赢家?因为你是个失败者。最近的研究表明,恃强凌弱的“欺负者”实际上有正常的或高于平均水平的自我满足感,换句话说,就是自恋。

自恋者一生的永恒目的就是证明自己是人生赢家,能够打败所有的失败者。

10月下旬,阿莱多高中收到了一封针对该校足球队教练蒂姆·布坎南(Tim Buchanan)的投诉信,敦促球员“欺负”对手。发生了什么事?在以91: 0的大比分获胜后,队员们继续用言语羞辱对手。落选队中一名球员的父母非常不满,对阿莱多队提起诉讼。

学校所在的学区很快就派人对布坎南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将失败的可能性降到最低,并没有错误的引导。

虽然指控不能成立,但父母的不满是可以理解的。在竞争中失败是一回事,但让孩子觉得自己完全是失败者又是另一回事。毫无疑问,父母的不满在于孩子受到高分失败和情绪低落的影响,自尊心因此受到打击。

与布坎南教练和他的球员所做的不同,真正意义上的欺凌是故意让受害者感到自卑。更直观地说,欺负者可以看作是社会竞争中的一类人——他们不仅想赢,还想打败所有的失败者,摧毁自我意识。

就像竞技体育一样,输赢是相互依存的,欺凌和受害者也是相对存在的。欺负者的自我形象大多基于失败者的经历:我是胜利者,因为你是失败者。

最近的研究表明,这些被欺负的“恶霸”其实大多有着正常或高于平均水平的自我满足感,至少他们在外表和人缘上是自信的。同时,也往往更容易感到羞愧。

临床心理学家玛丽·c·拉玛这样描述欺凌者的心理:“羞耻是这些人试图隐藏的感觉。他们担心失败或暴露自己的缺点,所以他们通过诽谤别人来掩盖自己的耻辱,结果是放大自己的缺点。”

早些时候,通过连续七年夺得环法自行车赛冠军的传奇自行车运动员兰斯·阿姆斯特朗的案例,我介绍了自恋者有一种类似于“赢家和输家之间”的心态。他们的世界里只有两种人:赢家和输家。

“自恋者一生的永恒目的,就是证明自己是人生赢家,能够打败所有失败者。”我把自恋者的心理描述为无意识地摆脱羞耻。这是一种心理策略,旨在克服长期压抑的自卑心理:失败者是你,不是我。因此,为了转移羞耻感,自恋者往往需要依靠失败者来达到自卫的目的。

欺负者和自恋者通过类似的心理策略来保护自己。从这个意义上说,更有意义的不是把他们作为两个独立的个体来分析,而是把他们联系在一起。很多恶霸都是自恋者,他们不仅傲慢,而且对受害者缺乏同情。

与此同时,很多自恋者也会变成恶霸。例如,为了捍卫自己的冠军地位,阿姆斯特朗会利用法律和媒体恐吓他的竞争对手。

他还试图诋毁他的对手。前助理艾玛·奥莱利被阿姆斯特朗称为“妓女”和“酒鬼”,因为她承认目睹了阿姆斯特朗服用改善表现的药物。在很多公开场合,他把前队友弗兰基·安德鲁的妻子比作“疯婆子”,而她无意中听到阿姆斯特朗告诉医生,为了保持冠军地位,她长期服用禁药。

阿姆斯特朗希望那些给他带来负面评论的人看起来像卑鄙的失败者,并试图引导舆论反对他们,从而为自己赢得更多的支持者。

校园恶霸也会采取这种策略,散布恶毒的谣言,招募追随者,以此来打压他人。今年早些时候,在佛罗里达州,两名青少年被怀疑组织一些女孩恐吓一名12岁的男孩。最后,孩子从废弃的混凝土厂房里跳了出来。

当孩子从相对受庇护的小学环境转移到更大的充满不安全感的环境时,欺凌就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学生迫切需要在这里找到归属感,在新的社会阶层中发现自己的价值,渴望被尊重。

为了建立自己的力量,欺凌者会寻找受害者(失败者),从而将自己提升到胜利者的位置,通过身体和心理上的欺凌来摆脱对新环境的恐惧。在这个过程中,他剥夺了受害者的社会地位,让他们觉得没有立足之地。

戏弄和欺凌的关系似乎只是一条细线,很难界定。刚进入军队或职业运动队的新人,经常会遇到屈辱的环节。在更衣室捉弄新成员是美国国家足球联盟(NFL)的传统。

不久前,迈阿密海豚队的球员里奇·英吉诺(Ricky Ingenito)因言语羞辱新队友马丁而被禁赛——甚至他的家人也向他打招呼。在这方面,Ingenito认为这是为了给马丁“一种归属感”。

那些被羞辱或被戏弄的人一旦度过困难时期,就会被允许进入精英世界,获得羞辱他人的权利。人们对这种做法褒贬不一。“屈辱传统”的捍卫者称之为培养年轻人的坚韧性格,而批评者则认为新成员会感到愤怒,从而在他们之间制造隔阂。事件发生后不久,马丁就离开了团队。

Ingenito的行为不是一时兴起。他骚扰和攻击他人的历史由来已久,这可以追溯到他在内布拉斯加州的大学时代。当时,他因为多次违反团队规则而被赶了出来。作为一名NFL球员,他多次违反职业道德并被记录在案,被评为联盟“最没品味”的球员。

除了类似的心理,欺负者和自恋者的共同点是,这些人大多有过不快乐的童年。

天真无邪小时候被欺负得很厉害;一名卷入佛罗里达案件的女孩,其母亲因虐待儿童被捕;阿姆斯特朗被亲生父亲抛弃,继父经常用船浆打他。

这些人大多缺乏父母的关心和对自我价值的肯定。在成长的过程中,他们试图通过对受害者施加“欺凌”来弥补失去的感情,试图摆脱恐惧、羞耻和自我怀疑。

我们可以很好地理解为什么欺负者和自恋者总是想欺负别人——对他们来说,受害者是他们最害怕成为的“失败者”。

为什么我是赢家?因为你是个失败者。最近的研究表明,恃强凌弱的“欺负者”实际上有正常或高于平均水平的自我满足感,换句话说,就是自恋。

自恋者一生的永恒目的就是证明自己是人生赢家,能够打败所有的失败者。

10月下旬,阿莱多高中收到了一封针对该校足球队教练蒂姆·布坎南(Tim Buchanan)的投诉信,敦促球员“欺负”对手。发生了什么事?在以91: 0的大比分获胜后,队员们继续用言语羞辱对手。落选队中一名球员的父母非常不满,对阿莱多队提起诉讼。

学校所在的学区很快就派人对布坎南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将失败的可能性降到最低,并没有错误的引导。

虽然指控不能成立,但父母的不满是可以理解的。在竞争中失败是一回事,但让孩子觉得自己完全是失败者又是另一回事。毫无疑问,父母的不满在于孩子受到高分失败和情绪低落的影响,自尊心因此受到打击。

与布坎南教练和他的球员所做的不同,真正意义上的欺凌是故意让受害者感到自卑。更直观地说,欺负者可以看作是社会竞争中的一类人——他们不仅想赢,还想打败所有的失败者,摧毁自我意识。

就像竞技体育一样,输赢是相互依存的,欺凌和受害者也是相对存在的。欺负者的自我形象大多基于失败者的经历:我是胜利者,因为你是失败者。

最近的研究表明,这些被欺负的“恶霸”其实大多有着正常或高于平均水平的自我满足感,至少他们在外表和人缘上是自信的。同时,也往往更容易感到羞愧。

临床心理学家玛丽·c·拉玛这样描述欺凌者的心理:“羞耻是这些人试图隐藏的感觉。他们担心失败或暴露自己的缺点,所以他们通过诽谤别人来掩盖自己的耻辱,结果是放大自己的缺点。”

早些时候,通过连续七年夺得环法自行车赛冠军的传奇自行车运动员兰斯·阿姆斯特朗的案例,我介绍了自恋者有一种类似于“赢家和输家之间”的心态。他们的世界里只有两种人:赢家和输家。

“自恋者一生的永恒目的,就是证明自己是人生赢家,能够打败所有失败者。”我把自恋者的心理描述为无意识地摆脱羞耻。这是一种心理策略,旨在克服长期压抑的自卑心理:失败者是你,不是我。因此,为了转移羞耻感,自恋者往往需要依靠失败者来达到自卫的目的。

欺负者和自恋者通过类似的心理策略来保护自己。从这个意义上说,更有意义的不是把他们作为两个独立的个体来分析,而是把他们联系在一起。很多恶霸都是自恋者,他们不仅傲慢,而且对受害者缺乏同情。

与此同时,很多自恋者也会变成恶霸。例如,为了捍卫自己的冠军地位,阿姆斯特朗会利用法律和媒体恐吓他的竞争对手。

他还试图诋毁他的对手。前助理艾玛·奥莱利被阿姆斯特朗称为“妓女”和“酒鬼”,因为她承认目睹了阿姆斯特朗服用改善表现的药物。在很多公开场合,他把前队友弗兰基·安德鲁的妻子比作“疯婆子”,而她无意中听到阿姆斯特朗告诉医生,为了保持冠军地位,她长期服用禁药。

阿姆斯特朗希望那些给他带来负面评论的人看起来像卑鄙的失败者,并试图引导舆论反对他们,从而为自己赢得更多的支持者。

校园恶霸也会采取这种策略,散布恶毒的谣言,招募追随者,以此来打压他人。今年早些时候,在佛罗里达州,两名青少年被怀疑组织一些女孩恐吓一名12岁的男孩。最后,孩子从废弃的混凝土厂房里跳了出来。

当孩子从相对受庇护的小学环境转移到更大的充满不安全感的环境时,欺凌就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学生迫切需要在这里找到归属感,在新的社会阶层中发现自己的价值,渴望被尊重。

为了建立自己的力量,欺凌者会寻找受害者(失败者),从而将自己提升到胜利者的位置,通过身体和心理上的欺凌来摆脱对新环境的恐惧。在这个过程中,他剥夺了受害者的社会地位,让他们觉得没有立足之地。

戏弄和欺凌的关系似乎只是一条细线,很难界定。刚进入军队或职业运动队的新人,经常会遇到屈辱的环节。在更衣室捉弄新成员是美国国家足球联盟(NFL)的传统。

不久前,迈阿密海豚队的球员里奇·英吉诺(Ricky Ingenito)因言语羞辱新队友马丁而被禁赛——甚至他的家人也向他打招呼。在这方面,Ingenito认为这是为了给马丁“一种归属感”。

那些被羞辱或被戏弄的人一旦度过困难时期,就会被允许进入精英世界,获得羞辱他人的权利。人们对这种做法褒贬不一。“屈辱传统”的捍卫者称之为培养年轻人的坚韧性格,而批评者则认为新成员会感到愤怒,从而在他们之间制造隔阂。事件发生后不久,马丁就离开了团队。

Ingenito的行为不是一时兴起。他骚扰和攻击他人的历史由来已久,这可以追溯到他在内布拉斯加州的大学时代。当时,他因为多次违反团队规则而被赶了出来。作为一名NFL球员,他多次违反职业道德并被记录在案,被评为联盟“最没品味”的球员。

除了类似的心理,欺负者和自恋者的共同点是,这些人大多有过不快乐的童年。

天真无邪小时候被欺负得很厉害;一名卷入佛罗里达案件的女孩,其母亲因虐待儿童被捕;阿姆斯特朗被亲生父亲抛弃,继父经常用船浆打他。

这些人大多缺乏父母的关心和对自我价值的肯定。在成长的过程中,他们试图通过对受害者施加“欺凌”来弥补失去的感情,试图摆脱恐惧、羞耻和自我怀疑。

我们可以很好地理解为什么欺负者和自恋者总是想欺负别人——对他们来说,受害者是他们最害怕成为的“失败者”。

导航栏目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联系人:

手机:

电话:

邮箱:

地址: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