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官方网站!
语言选择: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主页 > 船浆 >

船浆

建功祖国蓝色海疆(组图)

发布时间:2021-08-07 01:08

  

船浆建功祖国蓝色海疆(组图)

椰风海韵,渔家风情。宽敞平坦的柏油路,像桅杆的街灯,有舵、救生圈和船浆的居民楼,有统一标志的街边商店,成排的大渔船,满筐的海鱼占据着码头...

这个美丽的渔村反映了一个繁荣的渔港——潭门港,这是通往南海诸岛最近的港口之一。西、南、中、东沙群岛作为渔场的物流基地和远海渔货的集散地。

碧波照耀美丽的风景。繁荣的渔业背后,有一个充满活力、荣誉辉煌的集体——潭门海上民兵连。

公司自1985年成立以来,先后20多次被总部、广州军区、海南省评为“民兵工作模范单位”、“民兵基层建设先进单位”、“边防海防工作先进单位”,被誉为“爱国集体”、“南沙开发建设先锋”。(李华民彭常征杨宗峰)

“我们潭门几代人都在南海捕鱼。这个海域是我们的责任领域。建设海上强国是我们的责任……”

这是出海前的一次小动员。用渔民自己的话来说,这种简单却庄严的“出征仪式”每次都让人热血沸腾,激情澎湃。

“本书记载了17条西沙航线和多条南沙航线……”老民兵苏成芬向记者翻开一本名为《换路》的书,卷纸严重,颜色深黄,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潭门驶往三沙群岛的主要航线和岛礁特征。

“海是田野,船是家。我们出海的时候都喜欢记录航行轨迹,习惯用自己的方法记录航程的每一点。虽然现在技术发达,渔船有导航定位系统,但这体现了我们几代潭门人的心血,是我们几代人海上捕鱼作业的见证……”苏老很激动。

有一次,一个商人出高价买他的《更多路书》,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是一个见证,也是一段历史。随便卖吧!”声音虽小,却和洪钟一样震耳欲聋。

《更多的书》《指南针》《指南针》...每一件真实的事都是一段历史,一个感人的故事。记者在公司的荣誉室看到了这些物品。

“这不仅是历史,也是公司常规教育的生动教材。”连长张建堂告诉记者,每次增加民兵、休渔期、集训期等机会,连队都广泛组织学习老祖宗的传统精神和捕鱼历史,让“蓝田”意识融入民兵血液。

“这一圈礁石已经把大海围成了一个小池子,里面有丰富的渔业资源……”在公司制作南沙岛礁沙盘图之前,一场以“走进南沙,赞美南沙”为主题的教育活动正在进行。休渔期间,公司广泛开展“爱祖国、爱海洋、爱国防”教育,以“走进南沙、赞美南沙”为主题,开展了海洋养殖历史展、南沙水产展、南沙摄影、南沙绘画、南沙演讲比赛等活动。前来采访的记者们被这个消息激动不已。

民兵连第一连长黄训勉。公司成立第一年年底,5艘渔船带领100多人去南沙捕鱼。出海大捷后,黄训勉带领民兵骨干呕心沥血,组织两个民兵宣传队深入村寨、入户发动群众,宣讲南沙丰富的海洋资源和开发南沙的重大意义,动员渔民集资造船,率先拿出全家准备盖房子的8500元全部。

在公司大力宣传和民兵骨干榜样的影响下,1986年初,第二批600多万元建造的12艘渔船出海,1987年初,第三批23艘渔船驶往南沙...

据悉,人口不足3万的潭门镇目前有8500多名渔民和300多艘渔船参与南沙开发。

“当时的情况太危险了。海上有三米多高的大浪。如果是后来,船上可能会有20多人死亡。”说起前年的危难,渔民卢全学至今心有余悸。

2011年7月26日,陆全学和渔民在南沙中冶群岛附近作业。突然,海上刮起了大风,渔船的方向舵损坏,无法移动。他报警求助。在附近工作的民兵柯伟秀立即驾驶渔船前往救援。在惊涛骇浪中,它离渔船只有几百米,却不可能靠近。两个小时过去了,在与风浪的斗争中,救援行动一次次失败。

“几个巨浪差点掀翻他们的渔船,我劝他们自己避避风,但他们没有被困难和危险吓跑!”卢全学说。台风猛了一阵,浪越来越高。经过近四个小时的战斗,两条船终于绑在了一起。柯伟秀把故障船拖到朱碧礁避风。

危急的时候站起来,危险的时候出去。2011年8月,苏炳冠在南沙群岛附近海域作业的渔船发生机械故障,失控漂流数十海里。当时台风南马都又北上了。如果不及时抢救,后果不堪设想。民兵王善雄接到求救信号后,大胆地命令王和他身边的四艘渔船放弃生产,加大马力,冲向事故海域。凭借出色的救生技能,他成功将失控渔船拖离危险海域。

有一次,渔民林永志在海上作业时,不小心被一条鱼刺穿了左动脉,血流不断。在危急时刻,民兵黄培龙接到求救信号,立即停止工作,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用所学的保健知识帮助其止血,协调船只高速送至医院,将林永志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优秀的自救互救能力源于平时公司的扎实训练。”琼海市人武部部长陈承卫介绍,公司在扎实开展船舶驾驶、船舶自救互救、海上救生等工作的基础上,以“走出去、邀请进来”的方式,积极与部队开展联合练兵和演出,加强海上安保和应急处置等艰苦工作的训练。

前不久,在某海域作业的三艘渔船突然接到上级命令,要求按照规定时间全速营救另一海域的一艘失事船只。三艘渔船比规定时间提前20到30分钟,成功救出失事渔船。远在千里之外,他们可以被连接,被叫回来,被打扰,被拯救,他们出色的快速反应能力得到了军队和地方领导的高度赞扬。

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公司在南海组织渔民抗击台风、生产自救120余次,执行海上应急救援任务20余次,救助渔民600余人,挽回财产损失3000余万元。

制冰机厂门前,高大的斜杆和一块块白冰沿着铁架的滑带送到破碎机,再自动传送到停靠在港口的渔船仓库。

“从不相信到相信,从相信到兴奋。”队长何说,潭门的发展充满了笑容。

20世纪90年代中期,国内外海鲜价格一直在上涨。民兵贺宣石敏锐地看到了商机,找到了何世斌、何世海兄弟,增加渔船吨位,更新渔船设备,加工海鲜直接销售,利润暴涨。

当你变得富有时,不要忘记那些人。尝到甜头的三兄弟联合成立了一家渔业公司,借钱给五个船主更新船上设备,组织八艘渔船抱团与香港海上市场做生意,让180名渔民过上了小康生活。

“现在渔民每年出海两三次。基本上一个家庭一年能挣7万多元,还能得到国家相关补贴,生活质量明显提高。在我以前住的破旧瓦房里,很多渔民家里都建起了小房子。”何宣石灿烂地笑了。

“大金农民乐团”是在公司的积极推动下成立的。人武部政委吴及时介绍,组建之初,乐队成员少,节目形式单调,连队想尽办法创造条件。如今,乐队成员已发展到近百人,乐器也从最初的二胡、唢呐发展到管弦乐、小提琴、钢琴。除了《雨打芭蕉》《战军坡》等海南民歌,还有一首自制的《钓鱼》

在重大节日,该公司聚集渔民听音乐会。受文化的影响,如今唱歌的人越来越多,看戏的人越来越少,打牌赌博的人也越来越少,导致学习文化、带货生活的良好氛围。渔民出海捕鱼,经常带收音机和书。平时,渔民经常去“民兵之家”看书看报。

渔民常年分散在南沙海域,作业范围广,出海时间长,无组织。很多渔民一出海就觉得自己失去了主心骨。

公司、渔业合作社、渔民协会等民间组织组织渔民,出海时采取“捆绑航行、生产”的模式。几艘渔船组成船队,成立临时党小组,将渔民在海上的个人行为聚集成有组织的、大规模的集体行动,在突发事件时可以互相照顾。

我一年四季都去远离家乡的深海钓鱼,总是让家人担心。公司从细微之处开始。每当渔民回港捕鱼,总会提前告诉家人消息,组织他们在码头见面,在船上团聚;捕鱼季节,公司组织保安巡逻队轮流看管渔船,让出海的兄弟们在家过上安全的生活;重大节日,公司还积极开展慰问帮扶活动,为困难民兵带去温暖,凝聚民心。

导航栏目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联系人:

手机:

电话:

邮箱:

地址: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
二维码